您的位置: 阳光论坛 -> 专题特区 -> 铭诸兽医检测 -> [原创]我对非瘟防控的几点不同认识和探索
本帖共有1398个阅读者
发表帖子 发表投票 回复主题
[原创]我对非瘟防控的几点不同认识和探索
尊贵身份标志
inve(论坛版主)
inve
头衔:社区公民
帮派:无帮无派
帖数:773
金钱:6162
积分:1109
注册时间:2011/6/12
楼主信息 | 留言 | Email | 主页 | 编辑 | 管理 | 离线
[原创]我对非瘟防控的几点不同认识和探索

      非瘟在我国已经13个月了,不论是政府、科研院所、兽药疫苗企业还是经销商、一线兽医和养猪场,各方神经紧绷的和非瘟病毒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阻击战。结果大家也看到了,我们节节败退,非瘟捷报频传。
      今天,冒着被大家拍砖的风险,我讲一下我个人的防非观点。
      周所周知,任何传染病的发病,都离不开三个必然条件,那就是同时具备传染源、传播途径和易感动物。非瘟亦然。
      于是,最开始我们防非的根本思想就是切断传播途径,也由此火了一个词——生物安全,主要指的就是隔离和消毒。
      于是乎就出现了“隔离隔离再隔离、消毒消毒再消毒”、“再变态的消毒措施也要成为常态”、“未经允许进入厂区者,杀无赦”之类的神标语、神口号不绝于耳。
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各类消毒剂纷纷站出来说自己是最厉害的,能在多少分钟之内杀死非瘟病毒,养猪人一定要选我,一定要选我!!!
      思路对不对呢,绝对是对的。因为不管是谁,都没办法从理论上找到不妥当的地方。但是实际情况似乎有点不是很遂人意,不断地有猪场在近乎病态般严格的隔离消毒措施下沦陷。
      于是大家发现,切断传染源这个事情不是很好搞,不行就搞一下易感动物吧!
      然后中药、月桂酸、恩诺沙星等有可能对非瘟有作用的产品相继在市场上火了起来。各自都有一套能自圆其说的论证体系,但是谁也没把握说用了自己产品以后就不会感染。三个大类产品最终没有三足鼎立,很快,月桂酸类产品就独领风骚了。
      于是乎,就又出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,没有此类产品的,抓紧出此类产品;没出来此类产品的,就在网络上大肆声讨此类产品。月桂酸类产品就像过街的老鼠,人人都恨不得踩上几脚。
      就在这个空档里,中药产品悄然弯道超车,坐稳了第一把交椅。不管是什么组方,也不管是什么成分和价位,反正似乎只要是中药,就是一个阵营的人。正应了毛主席的那句话——敌人的敌人,就是我们的朋友。
      我对此的看法是,并不是说中药的防非效果比月桂酸好,主要原因是基本上药厂都有中药,这个买卖不会被个别厂家垄断,大家都有肉吃的时候,是最不容易起内讧的。
      自然,中药变成了新宠,几十、几百甚至是几千的一公斤的产品,纷纷高举大旗杀进猪场的防非战线。大家发现用了中药产品以后,即便是不幸被“非”了,也会留下一部分,不会被清场。
      于是乎,大家纷纷感叹老祖宗的厉害,觉得中医中药不愧为华夏之瑰宝,在这么厉害的非瘟病毒面前,给一个又一个场留下了希望的火种。
  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长,中药很快也跌落神坛,因为大家同时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猪场感染了非瘟以后,你就是不用任何产品,也很少被清场,最终一定会留下来一部分耐过猪。
      这就像是一个特别冷的闹剧一样。尤其是那些说猪场没有被清场是中药的功劳的人,看着这个现实,真的是如芒在背、如鲠在喉啊!
  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另一个更大的闹剧昙花一现了一下——许启泰老师的金珠多糖。这个乌龙事件,不再多讲了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特区(“今珠注射液”事件,我被官宣打了脸)。
      7、8、9这3个月,国家非常高调的占据了防非舆论的热点,因为国家放出消息,非瘟疫苗有了重大攻关突破,且在各种正式场合和新闻媒体上积极宣传。让我一度甚至认为非瘟疫苗会在中秋节前后上市,最晚不会晚过国庆节。不过,最近哈兽研很认真的说,疫苗预计最快明年年底出来。这个和政府宣传多少有点相悖的表态,让我知道,19年见到疫苗的概率,微乎其微了。


健康饲料造就健康的食品
等级:论坛版主 参考IP地址:*.*.*.*
2019/11/28 16:51:07
尊贵身份标志
inve(论坛版主)
inve
头衔:社区公民
帮派:无帮无派
帖数:773
金钱:6162
积分:1109
注册时间:2011/6/12
1信息 | 留言 | Email | 主页 | 编辑 | 管理 | 离线

      在这里,我们一起停一下,我们会发现一个相当有意思的事情,大家之所以对于疫苗翘首以盼,那就是不论是消毒、中药、月桂酸类产品,作用于非瘟似乎都没有很好的效果。
      我们也别着急着给上面的产品吐口水,我们跳过上面的产品,看看他们背后的逻辑。
      消毒,自然而然的是在传播途径上下功夫,也就说,它坚守的是切断传播途径。
      中药和月桂酸产品呢,更多的是在易感动物身上下功夫,也就是说,他们坚守的是保护易感动物。
      粗略看上去,似乎没有问题。但是你尝试着绕到病毒的那个角度,假如你是病毒,你面对猪场发疯发狂一样的消毒和隔离,各种提升猪群免疫力,会不会束手无策呢?
      答案太显而易见了,肯定不会嘛!
      一、非瘟的传播途径,现阶段人掌握的只有接触传播这一个,但这是不是唯一的传播途径,没有定论。也就是说非瘟可能有其他的传播途径感染猪,只不过我们不知情。这样知己不知彼的战,除了把猪泡消毒液里,除此之外,打赢的概率不会很大的。
      二、提升免疫力这个就有点像是西方哲学了,因为免疫力提升不提升,没办法眼观出来,绝大多数情况下,都是停留在书面上或者口语里的。一直没发病,就是免疫力被提升了?中途发了病,就是免疫力没有被提升?很明显,这个论点还是有较大漏洞的,因为,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没发病有可能是病毒压根儿没感染呢!
      其实,涉及到中药的问题,我谈的还是放不开,因为说的直白了,肯定有人骂我玷污国粹,不爱国之类的。一旦一个观点被贴上不爱国的标签,那是很难翻案的,所以,这个我们跳过去就行,不要纠结了。
      我们的思维在这里再次停一下,转到现实中来看看小非流行情况:
      6、7、8月份,是华南西南以及部分华东、华中地区的雨季,上述地区猪群存栏基本上损失过半了;而华南、华东、华中、华东地区恰恰又是养猪理念相对较好的地区,我们不能说人家防非工作做的不如我们华北养猪人吧?那为什么损失还是这么大?
      基于实际的防非效果,我们不难发现,其实我们定的防非主基调其实是有问题的。原因如下:
      一、防控非瘟,过于强调大环境的控制,而忽略了传染病最根本的感染路径——口腔和血液的防御。
      我们目前没办法短时间内研究清楚非瘟究竟有多少种传播路径,但是我们知道,它要想感染猪群,就必须通过口腔或者血液进入猪体。与其盲人摸象般的探索,不如分一半精力出来守住这两个感染路径,毕竟,守看得见的猪比杀看不见的病毒容易的多。
      二、防控非瘟,过于强调理论的可行性,而忽略了是否能实操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我在大型的农牧集会上听过几次专家教授们的防非授课,感觉他们讲的都很对,但都用处不大。听他们讲课,跟大学时听老师讲微积分和线性代数差不多。
      强调一下,我没有任何对权威的不敬,我只是觉得他们每一次的授课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,且在百度上都能找得到。他们提出来的防非建议,都具有用钱多、用人多、过于大而空、实操性不强的特点。
      因为我想过一个问题,假如我是一个猪场的老板,而我又只有个几十头、几百头的母猪存栏,他们的那些建议,对我基本没用,因为我根本做不到。
      什么叫正真的专家,就是那种能把复杂的问题讲明白的人。而面对非瘟防控,我见的专家们,基本上都在做一个事——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。当然,哈兽研的仇华吉老师还是很中肯的。


健康饲料造就健康的食品
等级:论坛版主 参考IP地址:*.*.*.*
2019/11/28 16:52:55
尊贵身份标志
inve(论坛版主)
inve
头衔:社区公民
帮派:无帮无派
帖数:773
金钱:6162
积分:1109
注册时间:2011/6/12
2信息 | 留言 | Email | 主页 | 编辑 | 管理 | 离线

      我们随机跟踪了几个被“非”的猪场,试图追溯一下,看看猪场是不是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遗憾的是,基本上没有一个猪场说的清楚。也就是说,猪场怎么被“非”,他们自己也不知道,因为可能的漏洞太多了,任何一个都有可能。
       人、车、物、狗、猫、鸡、鸭、鹅、老鼠、飞鸟,甚至于可能夜间跑进猪场的黄鼠狼……一切可以携带非瘟病毒活动的东西都有可能成为非瘟传播的载体,猪场要想面面俱到的做好防护,谈何容易啊。
      所以说,绝大多数所谓的防非措施,仅仅是停留在实验室理论基础上的假想和推演,现实中要想一丝不苟的执行下去,可能性基本为零。  
      年初,大概3月份左右,我浏览阳光畜牧网上面的疾病防控专栏,无意中发现一篇文章,说的是饮水的PH值对于病原微生物的影响。我看到基本上PH值到了3.0及以下,绝大多数的病原微生物都会失活。
      当时我突然的想到一个问题:那么多防非的措施之所以没有取得预期效果,不就是因为病毒的入侵通路太多、太不确定、太不可控了吗?但是病毒的感染通路却很清楚明白啊,一定是通过天然孔(口腔、鼻腔)或者伤口感染的。
      要是换个角度,把防控的重点从那么多繁杂的消毒、隔离项目转移到控制口腔/鼻腔这个通路,会不会更好一点呢?
      带着这个思路,我们开始让一个疑似被“非”的猪场在饮水中添加了使用某厂家的液体酸化剂,同时在饲料中添加了月桂酸类产品和清热解毒的中药及优质维生素;为了防止人为扩散病毒,我们还叫停了猪场的疫苗免疫、阉割、断尾、剪牙等能造成伤口的工作。
      坦白讲,对于这个,我是没把握的,从上述方案上大家就应该看的出来,这几乎是走了一个大包围的方案。
      没想到,结果很让人欣慰,猪场竟然在1周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疑似发病猪,而且整体的死淘率很低,不到30%。
      我们看着这个结果,想起之前那些猪场疑似被“非”后顿时失声痛哭的养猪人,不禁百感交集,要是我们的尝试早一点,是不是结果会好一点呢?突然地,感觉肩上的责任沉重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后续,我们又连续跟踪了近10个疑似病例,根据猪场猪群的检测结果调整方案的组成及各个药物剂量的大小,不断完善将这个可能有效方法。
      是的,我只能把它叫做可能有效,因为,我们跟踪的猪场存栏量没有超过2000头的,基本上都属于家庭农场和散养户这个养殖规模。加上在我之前肯定有很多很多的人已经做过了尝试,他们都没有取得较好的效果,没道理到我这里了,就会有转机。尽管我们后续跟踪的案例,无一例失败,但是我依旧把这种成功定义为偶然事件。
  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市场上酸化剂产品炒的很火热,我原来计划写今天这个内容的文章的想法就搁浅下来了,因为我觉得既然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做,我再写就有点蹭过气热点的意思了。
      一直到了最近,我看到非瘟似乎有抬头的迹象,而据我了解,他们的使用效果都不太理想,我想,是不是使用方法上还存在一些问题,所以,我将我们的一些经验做一分享,以企能抛砖引玉:
      一、出现疑似病例后尽快送检,无害化处理所有表现症状的猪。检测的目的是为了清楚猪是不是存在感染,一旦初步诊断确立后,必须坚决的处理掉眼观有病变的猪,否则,它们将成为最大最强的传染源。
      二、停止猪场所有可以造成伤口的工作。猪场生产中的剪牙、断尾、注射疫苗、阉割等工作都会造成伤口,有伤口就会有流血,有流血就有入血感染的可能;停止造成伤口的工作,是为了防止病毒通过伤口入血感染。
      三、饮水中添加酸化剂,全场所有猪群24小时不间断使用。用酸化剂饮水,是为了降低饮水的PH值,通过理化反应让可能存在的病原失活。
      四、全场所有猪饲料中使用具有清热、凉血、解毒的中药产品+月桂酸类产品+优质多维;病程略长的,同时添加保肝护肾产品。此点对疾病控制作用有多大,没有做过尝试,但是该方案成本最高的地方也在这里;建议有条件的朋友可以比对着试试。
      五、从不再出现新增病例开始起计数,连续20天未出现新增病例的,即可认为得到了有效控制。刚开始还是有发病的,但是一般会越来越少;因为小非有记载的最长潜伏期为19天,所以观察期定了20天。
      截止本文发表,还有1个猪场在我们指导下进行调理,且已经近17天没有新增病例出现了。但是我们依旧不敢说我们的方案多有效,后续我们还会在更多的疑似发病场进行持续的跟踪,验证并逐步完善上述方案。
      希望上述内容能对各位奋斗在防非一线技术人员及养猪人有所帮助,我们,将不胜荣幸。


健康饲料造就健康的食品
等级:论坛版主 参考IP地址:*.*.*.*
2019/11/28 16:55:57
Powered by 简约论坛v3.2